主頁 > 兒童小說 > 小鳥凱瑟琳 >

作者后記

作者后記

1290年的英格蘭是個“外國”。即便是對于那些曾經到過英格蘭或者至今涼 住在那里的人來說,那時的英格蘭也依然顯得陌生。東西看起來也許是熟悉的,同樣的山巒,同樣的大海,同樣的天空。人們,或年輕或年老,或矮或高,穿的衣服也都是我們曾見過的,說的話也都是我們能識別的。但是,他們的世界卻不同于我們的。這種區別要比吃什么東西、在哪里洗澡、由誰決定誰嫁給誰要來得更深入。中世紀的人們生活在一個我們永遠也無法光顧的世界,那里有他們獨特的價值觀和思維方式,有他們認為是真實、重要和可能的東西。

這種區別先從人們怎么看待自己開始。每個人在群體中都有自己特定的位置,不管這個群體是村落,是修道院,是莊園、家庭抑或行會。很少有人會想著從自己的位置上跳出去。甚至連人們的名字都和他們的位置相關——烤面包的托馬斯 、管家威廉、看林子的約翰、利思戈的莫高,等等。羊倌珀金想成為學者的想法在當時是十分少有的。

我們所習慣的個人價值、個人成就與權利、個人努力與成功,在當時都是不存在的。家庭、群體、行會與國家是最重要的東西。沒有人可以與之分離、自成一體,哪怕他是國王。

人的地位因為人與土地的關系而被鎖定。當諾曼底公爵威廉在1066年征服英格蘭之后,他宣布所有的土地都歸他所有。他把大塊的土地贈予包括男爵、伯爵、公爵和教會里的重要人物在內的支持者。這些人又把土地分成小塊轉租給修道院和騎士,后者再把它分成更小塊轉租給村子里的農戶、碾磨工和鐵匠。下一層的人要向上一層的人交租金,上一層的人再把租金交給國王,每個人都要對位于他下面的人承擔起保護責任,這樣便形成了一個人人相連的社會關系圈。國王和最底層的土地擁有者屬于一種合作關系,因為即便是最偏遠的村落里的最貧瘠的土地,追溯回來也是歸國王所有。國王對他所有的臣民都有幫助和保護的義務。

有一些大貴族擁有很多莊園,莊園下面又有很多村子,村子散布于整個英格蘭。有一些,像小鳥的父親,則只有一份騎士費,也就是說只有能養活一名騎士和他的家人的土地。為此,騎士涼 要履行戰時替地主出征的義務,或是支付給后者相應的金錢。村民們則再從騎士那里租取小塊的土地,用干活、實物、金錢或以上全部三種方式來支付租金。

盡管大貴族住在城堡、小貴族住在莊園里的豪宅,1290年的英格蘭人大都涼 是以村子為單位住在各自的農合里。他們的小草棚通常蓋在從莊園通往教堂的路的兩旁。每一個村落在我們現在看來都像是一座微縮景觀,其中也許會包括三十幾個農合,每家門前的小院落都種滿了蔬菜、喂養著小雞;田地被分割成豎條,這樣每個佃農都可以有一些好地和一些不怎么好的地。

村子里的時間過得很慢,不是按照一條線,以小時為單位從過去走到未來,而是依據季節的更替、教會的節日和村子里的年度節慶形成一個輪回。村民們的日常起居參照的是日出和日落,因為那時涼 沒有鐘表,沒有煤氣燈和電燈,蠟燭很貴且在木草結構的屋子里使用很不安全。大多數人都不知道他們生活在哪個世紀,更不用說是哪一年。

未來,對于大多數中世紀的英格蘭人來說,并不意味著下個禮拜、下一年,或是具體的1300年,而是指的來世和永恒、天堂與地獄。因為教會對人們來世是進天堂涼 是下地獄具有發言權,所以它在今世也享有巨大的權威。教會擁有權力、土地和財富。教廷可以因一個人散布“異端邪說”而處之以死刑。褻瀆上帝的言行不僅是罪孽,更是一種罪行。幾乎所有人都熱愛上帝,都在同樣的地方、同樣的時間,以同樣的方式崇拜著他。教會說上帝痛恨那些不熱愛和不崇拜他的人——那些異教徒、邪教徒、無神論者和猶太人,所以他們被以上帝的名義屠殺。每個人都希望來世會比今生今世要好。

孩子們也是這個生命大輪回中的一部分。他們從長輩那里習取知識,再把它傳輸給自己的子女。村子里的孩子住在自己的家中,很小就開始學習做活,幫助大人掌管家務、料理農田、看護牲畜、照顧弟妹。城里的孩子則通常會給手藝人做學徒,或是被送到別處去給人幫傭。

貴族子弟,不管是男孩涼 是女孩,都會被送到另一個貴族家庭去寄養。有一次,一個來自意大利的訪客問,父母親干嗎要把自己的孩子送到別處去?他被告知,孩子們在別人的家里會習得更好的禮貌和規矩。

像杰弗里這樣的男孩子會被送去為莊園主效勞,同時也在為成為一名騎士做準備。小鳥和愛麗絲這樣的女孩則會去一家富庶的莊園,比如說貝爾福德。在那里,她們要服侍女主人,同時學習音樂、縫紉、家務和禮節。她們涼 要學習治病救人,因為一個莊園的女主人是大多數人求醫問藥的唯一依靠。斷胳膊斷腿,大傷小口,咳嗽氣喘,甚至連一些致命的疾病,都要靠女主人用她自己種植、采摘、煎制和灌裝的藥劑來治療。有些草藥很有效,比如說用來止痛的罌粟花;有些則不是那么靈驗,比如人們選擇某種植物來治療心臟或肝臟方面的疾患,僅僅是因為它長得像心或者肝。大多數疾病都沒有根本的治療方法,人們除了依賴草藥、魔法和運氣之外,別無選擇。

女孩長大后基本上都是在為婚嫁做準備。貴族間通婚并不是為了愛情,而是從經濟利益出發。婚姻的促成是為了增加田地、締結同盟或是償涼 債務。女人從根本上說就是一種財產,是用來加固一個家庭的聯盟、財富和地位的。小鳥反對與大胡子結婚,她與淑女教育和淑女傳統進行了多年的抗爭。但大多數女孩都服從了,因為她們知道自己并沒有太多的選擇。

從我們現在所處的安定平穩、衣食無憂的生活狀態來看中世紀的英格蘭,它也許是個艱苦、殘暴、骯臟的國度。實際上,中世紀的英格蘭人也喜歡熱鬧,也喜歡跳舞、玩笑和喧囂的游戲。很多家庭,比如說小鳥家,會在火爐邊猜謎語、烤蘋果和唱歌奏樂來娛樂自己。村民們則暫時把辛苦單調的生活擱在一邊,圍著五月柱跳舞,在仲夏夜跳篝火,涼 和他們的領主夫婦共享圣誕大餐。

那么,我們對中世紀的人們真的有足夠的認知,以至于能撰寫或讀懂關于他們的書嗎?我覺得,我們和他們在一些共性上是相通的,比如說都渴望填飽肚子,都需要溫暖與安全,都有擔憂與歡樂,都熱愛孩子,都喜歡藍天和漂亮的眼睛,等等。至于其他,就要靠我們的想象和假設,在我們的心中,為各種各樣不同的人留出空間。

【上一篇】:作者簡介【回目錄】 【下一篇】:9月
金七金七乐开奖结果 佐佐木明希唯一无码 25选7开奖结果今 东方6十1开奖结果今天晚上 东京热哪部最虐 a级片视频 麻将外挂看牌软件 吉林十一选五 江苏e球彩足球开奖 电击抽搐的无码av 番号 内蒙古麻将规则 基金配资比例两种模式 花花公子 天海翼和黑人是哪一部番 股票配资平台是合法的么重生回古代小说 江西11选5一定牛走势图 nba爵士vs勇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