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 兒童小說 > 辛可提島的迷霧 >

第三章 “幻影”

第二部 辛可提島的迷霧

第三章 “幻影”

春潮再次來到了阿薩蒂格島,它沖刷著陸地,帶來了鹽分,哄著綠色的芽尖長出來,代替干枯的老葉。

三月中旬,一個刮風的星期六早上,一個男孩和他的妹妹正在艱難地往阿薩蒂格島海邊的白山上爬。男孩比女孩長得高,在前面領路。他們走得很慢,海灘上厚厚的沙子像是要把他們往后拖,似乎覺得人類無權待在那里。

清晨的光線下,幾乎看不到那兩個孩子,他們身上褪色的輕便裝跟沙子一個顏色,頭發也給太陽照成了蒼白的顏色。男孩的頭發披散到眉毛那里,像是一匹公馬的門鬃①,女孩的頭發則往后飄揚,像是有風從中吹過的淡金色馬鬃。

(①馬兩耳間垂向額部的長毛稱門鬃。——編者注)

突然,男孩彎腰撿起一個變成了白色的東西,樣子像弓,女孩馬上湊到他身邊。

“什么,保羅?”

男孩沒有回答。他一直在摸著那個東西,用手指在上面劃過,又試試有多重。接著他瞇起眼睛看太陽,然后望向天空和大海相接處那條細細的藍線。

“是馬骨頭嗎?”

保羅反感地露出鄙夷的樣子。“莫琳,”他搖搖頭,“你難道就長不大嗎?”

“是給海水沖刷成白色的印第安人的弓嗎?”女孩追問。

保羅幾乎沒聽到,他的眼睛仔細看著海平線那里。

“看到船了嗎?”莫琳問。

“嗯。”他點點頭。

“我什么都看不到。在哪兒,保羅?什么樣的船?”

“一艘西班牙大帆船,”他說,“剛好遇上東北風。你看它上下顛簸得厲害!”

“哦,保羅,”女孩不耐煩地說,“你總是在演戲。”然后又央求說,“我很想看到你看到的。跟我說說那艘船什么樣,給我編一個吧。”

“現在看不到了,它在波濤里消失了。”

他撥開擋住眼睛的頭發。“在那兒!”他氣喘吁吁地說,他編的故事讓他也自得其樂。“它的船帆給漆成了金色,船頭還 有一匹金色的飛馬。它向著那片淺灘駛去,它要散架了!”

“哦,保羅!”

“另外,船上面有活的貨物!馬!它們害怕風暴,我能聽見回蕩在風中的馬的嘶叫、尖鳴聲。”他突然轉身對著妹妹,“現在你能猜到我發現了什么嗎?”

“猜不到。是什么?”

“哎,是根肋骨,你個笨蛋。那艘失事的西班牙大帆船的肋骨。”保羅在沙地上叉開腿站著,看著妹妹的臉。那句話的效果讓他很滿意,妹妹一下子瞪大眼睛,張大了嘴巴。

“這是船體的一部分。事實上,是那艘船的骨骼讓沙子越堆越高,直到形成我們現在站在上面的這座白山。”

女孩把前后遠近都看了一遍,小小的阿薩蒂格島上,一切都安安靜靜。他們的爺爺用小船把狩獵監督官送到這個島上,她和保羅請求一起來。可是現在她納悶他們是否應該來。爺爺和狩獵監督官正在北邊挺遠的地方,查看挨過一冬后那些野鳥的情況怎么樣。目光所及,看不到別的生物,她突然感到有點害怕。

“保羅,”她壓低聲音說,“你覺得我們是在擅自闖入別人的地盤嗎?”

保羅點點頭。“你仔細看的話,”他低聲說,“就能看到那些野生動物在每棵松樹上,都釘了個‘不得擅入’的牌子。”

“我倒是沒考慮野生動物。”莫琳回答道。她手搭涼 篷,往湯姆灣那邊看。“真希望爺爺馬上帶我們回到辛可提島的家里。探索一艘船的墓地,好像挺疹人的。”

“我喜歡探索。我無所謂,即使……”

突然,從他們身后密密的松林中,傳來了林木被折斷的清脆的聲音。保羅原地轉過身,眼睛掃向林間一塊空地。

“看那片空地,莫琳!是‘花衣吹笛手’和它的那群馬!”

馬鬃、馬尾飄揚,一群野馬像風一樣跑到了那片天然牧場。領頭的,是一匹身上有花斑的公馬。它把它的母馬們集合到一塊,然后高仰起頭,在風中搜索。

保羅和莫琳趕緊趴到沙地上,他們不想讓風帶去他們的氣味。他們趴在那里看著。那匹公馬就像野餐時一位緊張的家長一樣,把一家人聚到一起,當它確定每匹馬都在時,就開始吃草,這就像是個信號,它的母馬都低下頭吃起草來。

保羅的眼睛緊緊盯著那些野馬,它們在平靜地吃草,可是他知道,一聲異常的聲響就會讓它們沖進樹林。他和莫琳輕聲說話,幾乎一動不動。

“你看到‘幻影’了嗎?”莫琳問。

單單提到“幻影”這個名字,就讓保羅的心臟跳得咚咚響。那匹神秘的母野馬,關于它,有多少故事啊!

“沒有,”他回答道,“它們湊得太近了。”

“你覺得真的有‘幻影’這匹馬嗎?要么你認為上次捉馬時,弄翻小船的是什么海怪嗎?”

保羅沒有回答。真的有“幻影”這匹馬嗎?有時候他也懷疑。它從來沒被捉到過,那些捉馬人有時候的確會夸大其詞。有人說它是黑色的,烏黑而又神秘,就像松樹;有人說它是紫銅色的,馬鬃和馬尾有一縷縷銀色;還 有人提到它身上有塊奇特的白色斑塊,從肩部隆起處開始展開,就像一幅白色的美國地圖。

“也許,”莫琳悄悄地說,“也許它去年冬天可憐地餓死了。”

“它?”保羅嘲笑地說,他的眼神一直沒離開那群馬,“它可不會餓死!任何一匹能連續兩年比爺爺和所有捉馬人都聰明的馬肯定會找到吃的,一點兒問題都沒有。杰德叔叔說去年圍馬時,他那匹馬想追著‘幻影’跑,卻摔斷了一條腿,你還 記得他是怎么說的嗎?”

“希望女孩子也可以參加捉馬,也許它不會從一個女孩子那兒跑開。”

保羅嗤之以鼻。“它會跳進海浪,游進大海,就像去年和前年那樣。”說到這里,他忽然眼睛一亮,似乎剛剛有了一個主意,“可是今年會不一樣。”

“為什么?”

“因為嘛,”保羅一邊回答,一邊抓緊他手里那根船肋骨,“因為我夠捉馬的年齡了,今年可以跟捉馬的人們一起去,就因為這個。如果的確有這么一匹小母馬,我要捉到它。圍馬節那天,它會跟別的馬一起在圍欄里。”

“讓人買嗎?”

“不,我會在它的脖子上拴一根繩子,來說明它已經賣出去了,已經賣給我,賣給我們。”想到買那匹馬要花的錢,他急忙又加了一句,“也許它要賣一百元左右。”

“哦,保羅!讓我也幫忙吧。”

“好吧,要的。從現在到圍馬節,你能掙多少錢?”

莫琳馬上吸了口氣。“我能掙得和任何一個男孩同樣多。我可以去耙蛤、采牡蠣,我可以抓軟殼蟹,如果奶奶不需要我幫忙,我想我可以幫別人清理雞舍。只要我們能夠養一匹自己的小馬,我不介意干那種活。”

他們趴在沙地上,有一小會兒沒說話,眼睛都牢牢盯著那群馬。

“我想我們最好不要跟別人講我們的計劃。”最后保羅說,“那樣的話,要是我們買不到——”

“那樣的話,就沒有人用手指著我們笑了。”莫琳替他說完了這句,“保羅……”

“嗯?”

“為什么學校里每個人都覺得我們住在爺爺的養馬場里挺幸運?為什么?”

保羅在忙著想“幻影”的事。

“你覺得,”莫琳又說,她忘了要壓低聲音,“你覺得是因為他們家是漁民而不是養馬的嗎?”

“也許吧。”

“要么是因為爸爸和媽媽在中國,他們覺得爺爺、奶奶不像父母那樣管得嚴嗎?”

保羅在做白日夢,他正在捉那匹神秘的母野馬,只是心不在焉地聽莫琳說話。

“我想是因為馬,”他最后說,“要是去馴服一匹野馬,剛好到了它知道你是它的朋友時,爺爺就把它賣掉,你再也不會見到它,那又有什么意思呢?”

“我也受不了。”莫琳說,“可是還 有更讓人痛苦的呢。”

“什么?”

“就是在馬駒被賣掉時,從它們的媽媽那兒牽走。我看著心里會特別難受。”

“那是因為你是個女孩子。”

突然,保羅一躍而起。“看!”他喊道,一道紅光從那群馬里跑出來,噼里啪啦沖進了樹林,“那是‘幻影’!我看到了它的肩部那里隆起的白色地圖,我看到了,我看到了!”

足足有一分鐘時間,那匹馬在樹林中看不到了。后來它出來了,向著白山走來。它身后跑來的是“花衣吹笛手”,它響亮的吼聲就是命令。

“跑,莫琳!跑!它能要人命的。”

男孩和妹妹飛跑下山,干枯的灌木叢和黑莓藤讓他們跑不利索。到海灘后,他們轉身氣喘吁吁地看。“花衣吹笛手”正在趕上“幻影”,跟它并排跑。這時“花衣吹笛手”扭著身子,用前蹄蹬“幻影”。他們能聽到蹄子蹬到“幻影”身上的悶響。后來看到“幻影”轉了向,看到它放棄沖向自由時,垂下了馬尾,乖乖地跟著公馬走進了樹林。

它們走后有長長的幾秒鐘,空氣還 在因為“花衣吹笛手”的吼聲而震顫。

“我恨它!”莫琳叫道,眼淚奪眶而出,“我恨它!我恨它。”

“別表現得像個小孩子,莫琳!‘花衣吹笛手’知道‘幻影’跟那群馬在一起更好,就連‘幻影’也知道。爺爺說馬得守在一起互相保護,像人類一樣。”

【上一篇】:第四章 神圣的骨頭【回目錄】 【下一篇】:第二章 野生動物之島
金七金七乐开奖结果 pk10结果 快船vs黄蜂 赤月井美339在线 2011年股票推荐 江苏虚拟足彩开奖结果 篮球比分手机 河北20选5 打麻将打三个数字 广东36选7 狂欢节 大沢佑香无码7部下载 巴蜀麻将上下分模式群 hkjc即时赔率 76人vs热火艾弗森韦德 东营股票配资公司 上海麻将敲麻下载